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生命早期肠道微生态对健康的影响前沿研讨会
2018-04-04   浏览次数10596次
  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新华医院承办的东方科技论坛第304期研讨会于2017年11月13日在上海沪杏科技图书馆举行。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赵立平与上海市环境与儿童健康重点实验室执行主任张军教授担任会议执行主席,来自全国相关领域的50多位专家参加了本次研讨会。

  人体中存在着种类繁多和数量庞大的微生物群,集中分布在口腔、皮肤、泌尿生殖道、胃肠道等部位,共同组成了人体的微生态系统,其中以肠道微生态系统最为主要、最为复杂。肠道微生物约占人体微生物总量的80%,细胞总数达1014,是人体自身细胞数量的10倍。肠道菌群能够直接参与并调节机体的新陈代谢和免疫机能,对于维持人体正常的生理功能意义重大。生命早期是肠道菌群定植和形成的关键时期,正常肠道菌群的建立和演替对婴幼儿的营养代谢和免疫发育至关重要。

  传统观点认为胎儿在母亲宫内是无菌的,微生物的定植从出生时开始,经产道娩出和吸吮母乳等过程,逐渐建立与多样化,至3岁时已基本接近成人状态。最新证据显示胎盘和羊水中存在细菌,说明微生物的暴露可能最早始于母亲体内。生命早期微生态的建立受分娩方式、喂养方式、抗生素使用等多种因素的影响。自然分娩的婴儿最初定植的微生物菌群来源于母亲产道和肠道,而剖宫产婴儿的定植菌群则来源于母体的皮肤菌群和周围环境,这种差异会导致剖宫产婴儿正常肠道菌群如拟杆菌等定植的延迟。母乳喂养的婴儿肠道菌群以双歧杆菌为优势菌,构成相对简单;而人工喂养的婴儿肠道菌群则更为多样化,其中肠杆菌比例较高。母乳中同时含有的低聚糖等益生元有利于肠道菌群的形成。婴儿接触抗生素会抑制双歧杆菌和乳酸杆菌等益生菌的生长,降低肠道菌群的种类和数量。此外,生活环境、饮食、母亲孕期益生菌或抗生素的使用也可以造成婴幼儿微生态的差异。

  肠道菌群等微生态系统的改变或异常会引发病理生理的改变,而婴幼儿是微生态形成的关键时期,也是机体各项功能逐步形成并完善的重要阶段。因此,该时期正常的菌群定植受到干扰将会对婴幼儿的健康造成长远的影响。生命早期肠道菌群能够促进出生后免疫系统成熟和诱导免疫平衡,剖宫产、人工喂养和抗生素使用等均能减少具有免疫刺激作用的双歧杆菌等益生菌的定植,从而增加儿童过敏性疾病如哮喘的发病风险。同时,这些益生菌的生长抑制可以削弱肠道黏膜的屏障功能,引起致病菌的入侵和大量繁殖,导致腹泻等感染性疾病的发生。研究显示添加益生菌能够纠正肠道菌群的失衡,有效地改善哮喘以及腹泻症状。肠道菌群通过多种机制参与宿主的能量代谢,肠道菌群结构和丰度的变化能够引起肥胖等相关代谢性疾病。相比瘦型对象,肥胖对象肠道内含有高丰度的厚壁菌门和低丰度的拟杆菌门。队列研究发现婴儿时期的肠道菌群与儿童时期的肥胖有关,超重儿童婴儿期双歧杆菌较少,而葡萄球菌较多。多项证据表明生命早期抗生素暴露能够增加儿童肥胖的风险,目前认为抗生素的致肥胖效应主要由肠道微生物介导。抗生素暴露可以干扰肠道菌群的平衡,失衡后的肠道菌群呈现出更强的从食物中获取能量的能力。动物实验显示出生时接受抗生素处理的小鼠其成年期体重明显高于对照,该效应与小鼠肠道中乳酸杆菌和分节丝状菌等有益菌的数量降低有关,说明生命早期肠道菌群失调对机体能量代谢造成的影响可以一直持续到成年[15]。肠道菌群在2型糖尿病患者和正常人之间也存在差异,其中拟杆菌门与梭杆菌门的比例与血糖浓度呈正相关,并且β变形杆菌的比例显著增加。近年来,肠道微生物对精神和心理健康的影响开始受到关注。研究表明其在儿童神经行为发育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个体精神神经障碍如孤独症和情绪障碍等可能与肠道微生态的失调有关。

  在各种组学和系统生物学技术的推动下,微生态环境正逐步彰显出对人体的巨大影响力。随着国际科学界多项微生物组重大计划的启动,以肠道菌群为代表的宿主微生态与人群健康的关系已成为目前生命科学和医学领域的研究热点。为了探讨早期微生态的建立在人体健康中的作用,我们希望借此次会议平台汇聚国内的儿科、妇科以及基础研究专家深入讨论交流,以“生命早期肠道微生态对健康的影响”为主题,围绕“婴幼儿肠道微生态的建立及影响因素,肠道微生态与儿童及成年疾病,生命早期微生态的干预及未来研究方向、研究技术和研究策略”等方面进行广泛交流,希望能够为我国深入开展相关研究提供思考和借鉴。为国内各单位的专家学者提供一个相互交流的平台,促进各研究团队之间的合作,促进学科交叉,进一步增强和提升我国在此领域的整体实力。
【 关 闭 】
返回首页 | 中心概况 | 联系我们